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全球经济负面影响突出

发布时间:2018-09-27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2017年,受到投资和工业生产回升的拉动,全球经济出现了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同步性增长。经合组织监测的45个经济体全部都实现正增长,带动全球经济增速达到3.8%。伴随全球经济的复苏,货物和服务贸易实际增速也明显提高,达到4.9%,超过GDP增速1.1个百分点。这是贸易增速在连续5年低于GDP增速以后的再次反超。
王一鸣指出,但今年以来,全球贸易保护主义迅速升温,大大增加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也冲击了正在复苏的世界经济。世界银行2018年6月5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全球关税广泛上升将给全球贸易带来重大负面影响,至2020年全球贸易额下降可达9%,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影响尤为明显,特别是那些与美国贸易或金融市场关联较高的国家。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报告,受贸易摩擦影响,今年全球贸易增速将下滑0.3个百分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也指出,贸易摩擦将使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下滑1个百分点以上。
“全球多边贸易体系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王一鸣表示,世界贸易组织的创立为各成员搭建了一个合作共赢的平台。美国作为多边贸易体系的创立者和主导者,在推动制定诸多国际经贸规则中分享了丰厚利益。近年来,美国将国内政策不当引发的劳动力市场两极分化、中产阶级规模缩小和收入差距扩大等矛盾,归咎于不公平的国际贸易,在推动全球多边贸易体系上设置障碍,而且还要求用“国际贸易体制”替代“多边贸易体制”。在自身诉求和利益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就不惜以发动贸易战方式逼他国就范,这无疑将削弱全球的多边贸易体系,最终伤害全球经济。
在王一鸣看来,随着贸易摩擦规范和范围扩大,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完整性受到破坏,跨国企业生产布局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为减少风险,一些企业被迫提高内部化水平,减少中间环节。削减供应商数量,全球供应链呈现区块化、碎片化的倾向。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的增加将破坏全球价值链,减缓新技术的扩散,导致全球生产率和投资率的下降。而且,价值链的破坏影响的将是价值链上各个国家的企业。
随着贸易摩擦与全球各类风险的叠加共振,王一鸣认为,会进一步增大全球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他表示,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推动全球的流动性收紧,利率中枢水平上升,挤压资产泡沫,有可能引发资产泡沫破裂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今年6月,全球债务总额已经达到237万亿美元,为全球GDP的3.27倍。部分经济体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偿债压力陡升,有可能因债务危机引发经济和社会危机。美元升值增强了对国际资本的‘虹吸效应’,一些负债水平较高的新兴经济体出现了本币大幅贬值和资本大规模外流,引发金融市场动荡。土耳其、阿根廷都先后出现了金融动荡。”王一鸣认为,全球债务风险攀升,有可能成为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导火索。

Copyright @ 2010-2011 合肥家福科贸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